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三顾茅庐
    【感谢抠脚真人,葡萄酒冰淇淋,小風~*三位书友的打赏!】

     第五章三顾茅庐

     按理说,诸葛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诸葛亮这些天却没有一丝表示。≥≧

     时隔与诸葛亮相对而论已过月余,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荆州卧龙岗之名在荆州之地越来越盛,倒不是因为诸葛亮之才学,而是因为诸葛亮之妻黄月英的容颜变化。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驻貌美颜粉”让黄月英的皮肤更加的细腻光滑,五官更显精致,再加上原本出身黄家大户,一身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也使人忽略了她的黄之丑。当然,要追溯来源,自然避不开“驻貌美颜粉”的研者诸葛均。

     这些时日,原本远离喧嚣,清幽僻静的卧龙岗经常能见到一些车马来往,到访之人各怀心思。贺喜者有之,为探访美人者有之,求学问道者有之,然而最多的是能够借此机会求得一份“驻貌美颜粉”,不过,所有人几乎都是败兴而归,毕竟草庐里的小先生提出的“千金一盒”的要求实在是高的过分,没有多少人真的有这么殷实的家境,况且就算是能拿得出千金,为了这么一盒脂粉,所有人也是要再三掂量的。

     诸葛均也想赚钱,这千金的价格当时不过是随口胡诌,此时的他却有些郁闷。

     不是自己不想下调价格,实在是络绎来往的人惹得草庐之主诸葛亮不高兴了,一份“驻貌美颜粉”都还没卖出去,价格却被抬到了三千金,始作俑者便是诸葛亮,目的只为了将这些人堵回去,求得清净。而诸葛均却扎扎实实的被诸葛亮软禁起来,整天在诸葛亮的监督下背着“之乎者也”。

     “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哥哥我穿越过来可不是为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诸葛均手里翻着书本,心里却郁闷的想要吐血,诸葛亮不搭理自己也就算了,黄月英对自己也总是刻意躲避,除了基本的问候之外,再没过多的言语,自己没办法进行明创造,“助攻”计划也不知道怎么实施下去,现在的诸葛均巴不得那个大耳朵刘小备赶紧出现把诸葛亮忽悠走,不然这样下去,真的要老死在这个小草庐里了。

     “这对狗男女,又开启虐狗模式了!”诸葛均隔着窗子,正看着诸葛亮和黄月英二人有说有笑的逛着园子,接着忿忿地低头读书不再理会二人。

     “叮!恭喜读完《诗经》,智力+2,政治+3。”

     “我擦,这也可以?”诸葛均听着来自系统的提示音,激动的想哭,这么久了,系统终于有动静了。

     “黄天不负有心人,果然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诸葛均看着自己的属性面板,这次属性的提升不像以前,而是系统自动将点数分配到了智力和政治两方面。

     统率(指挥,练兵):29;

     武力(作战,奔袭):25;

     智力(计谋,明):54;

     政治(策略,说服):74。

     看到这,诸葛均兴奋地大叫道:“兄长!我《诗经》看完了,再给我来一份!”

     这几天,诸葛均一直闷着头在屋里看兵法,这是诸葛亮自那日与诸葛均谈话结束后专门挑选的书册,他没事的话尽量不去打搅诸葛均,毕竟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好现象。而黄月英这几日也逐渐放下心来,但是也不会去主动招惹他。诸葛亮见自家弟弟用功读书,便叮嘱了小童和诸葛均在家守门,带着自己的俊媳妇看老丈人去了。

     且说诸葛亮去了黄家,与黄承彦、司马徽谈而论道,自然说起了诸葛均的灵狐之言,自此,诸葛均在士林中除了司马徽赐字之外,又多了一个如同卧龙一般的名号:灵狐。

     “没想到读书有如此乐趣,这兵法果然神妙无比。”诸葛均可不知道门外生的歪歪道道,此时的他刚读完手中的书,不禁感叹。

     一阵系统的提示音过后,系统面板中的统率变成了31,而智力则提升到了58,诸葛均正欣喜地伸着懒腰,却听见院门口一阵喧哗。

     “敢问三位将军是何人,为何在我家院门口吵吵嚷嚷?”诸葛均站在门口,将童子护在身后,眼前三人一身布甲,腰间手中执配着兵器。

     三人见诸葛均仪表不凡,收起了原本倨傲的模样,为一人对着诸葛均说道:“我等乃是蔡军师手下护卫,当不得将军之称,今日来此是受蔡军师与我家主母所托,求见诸葛先生,今日一见,先生果然青年才俊,道貌非常。”

     诸葛均原本以为是刘关张,听了三人介绍,再看看三人如此作态,有些好笑,却问道:“不知三位所说的蔡军师是何人。”

     “我说你这小娃娃,竟连荆州蔡瑁蔡军师之名都没听过吗?”三人中一人昂质问道。

     诸葛均见此人语气不善,自然也没了好脾气,说道:“哦,蔡瑁啊,我听说过。不过可惜,我家兄长随嫂嫂回娘家去了,三位白跑一趟,草屋陋室,就不请三位进去了。童子,关门送客。”

     三人还待再说,只听得“砰”的一声,院门被童子关了上来。

     且说蔡瑁手下三人寻求未果便被诸葛均撵了回去,到了蔡府之后,便被蔡瑁召见问话。三人将所见之事添油加醋地禀告给了蔡瑁,原本以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想着蔡瑁会为自己三人出头,却不想蔡瑁越听越气,直接命人将三个护卫拖下去责杖二十,只听得三人鬼哭狼嚎,至今不知道怎么惹怒了蔡瑁。

     “德珪,可求得那‘驻貌美颜粉’了?”只见一个美鬓艳服的妇人着急的下了车马,风尘仆仆入了蔡府,开口问道。

     “都是我这些手下无能,非但没为姐姐求来宝物,还与那“灵狐先生”惹下嫌隙。”蔡瑁有些惭愧,对着蔡氏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这几日听得那改头换面的宝物,姐姐我是茶不思,饭不想。贤弟可知,自从生下琮儿,姐姐这脸上光华不再,眼角皱纹也生出许多,这两日眼圈乌黑,施了粉黛也遮不住时光的摧残,生怕什么时候被老爷嫌恶,不再理会姐姐了。“

     “姐姐莫要杞人忧天,我蔡氏一族掌兵握权,更何况姐姐有琮儿傍身,他若喜新厌旧,也得好好掂量掂量。”蔡瑁劝道。

     “话虽这么说,可毕竟老爷是朝廷封的官,且琮儿幼小,上有刘琦为长,哪有什么傍身之说。姐姐一心求得那宝贝,听说城中许多大户早已派人前去求购,那卧龙岗却毫不松口,非但一件没有出售,更是将价格从一千金抬到了三千金,不如德珪帮姐姐凑凑银两,赶紧去换一件回来,免得日后又涨了价钱。”

     蔡瑁听蔡氏这心意十分坚定,但是想到需要这么多钱,只为换一份脂粉回来,有些为难。

     “怎么,贤弟心疼银钱,不愿帮姐姐?”

     “倒不是不愿帮姐姐,实在是三千金数目巨大,一时半会也没有如此多的闲钱,姐姐知道的,这府上、军营里还有城里大户都得采办打点......”

     蔡瑁在大倒苦水,蔡氏虽明白却还是不情不愿,说道:“反正那宝贝姐姐是要定了,当然,这三千金我不会全让贤弟来出,我自个还有些家当私钱,满打满算能凑个千金之数,剩下的钱先由贤弟垫付,以后还与你,这样可好?”

     “瑁不似姐姐不管军政,生活无忧,就算是竭尽所能也拿不出如此多的钱啊。”

     “姐姐可听说最近咱们荆州之地不太平,水贼强盗横行,弟弟想些办法,该是能弄到的。”蔡氏眼眸一转,说道。

     “若是这样,也许能成。”

     诸葛亮和黄月英越来越恩爱了,原因自然是自家的妻子容貌变美,两人从黄家回来,黄承彦还特意为两人备了车马,车马后还跟着大大小小的箱子,一些是黄承彦心疼自家闺女所备的用物,一些是诸葛亮从城中采办的笔墨竹简,更多的是黄月英弄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材料。

     一行车马穿过密林小径,正巧撞上了另一队车马,两路人马相对,相互堵住了去路。

     “嘿!那边赶车的,知道车上是谁吗,还不赶快让开,若是耽误了我蔡府办事,你几条命都赔不起。”

     “我看你才是不要命了,我黄家送我家小姐和姑爷的车马你也敢拦。”

     林间,两路车马相互对峙,谁也不相让谁,终于惹得两家车中之人不耐烦,相互下了车。

     “莫非将军便是近些时日剿遍荆州贼患的蔡竟陵,蔡大军师?”

     “不敢当,不敢当,除贼灭害乃是某之职责,敢问先生便是卧龙先生罢?”

     “幸会幸会。”

     两方赶马驱车的下人见状,也一改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尴尬的对望着,没想到竟是自家人冲撞了自家人。

     只见诸葛亮和黄月英在蔡瑁的盛情邀请下,两车并一车,一同赶往卧龙岗。

     “不知将军来此有何事要办,带着如此多的官兵,莫非也是来剿贼?”诸葛亮见蔡瑁一直盯着黄月英,皱了皱眉插嘴问道。

     “呵呵,先生取笑了,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甥舅之亲的,今日所来,是为我家主母求得一物。”

     “哦?何物?”

     “我有一姐,乃是我主刘荆州之妻,听闻卧龙岗上有灵狐先生善机巧,能造神仙粉膏使人貌美年轻,特此来求,原本某还心存疑虑,今日一见,没想到竟真有如此神物。”

     “既是来求,为何带上如此多人?”

     听到诸葛亮这么问,蔡瑁也是汗颜。

     自从辞别了蔡氏,蔡瑁便领兵将襄阳城周围的各路水贼强盗尽数剿灭,虽然赚足了名声,却根本不像想的那样,一群贼寇穷的叮铃桄榔响,哪有什么财宝,不仅分文没赚到,还因为动兵消耗了不少的钱粮,所以只能东拼西凑了各种东西,带着兵马来了,要是诸葛均答应还好,不答应就直接绑回去,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从黄家探亲归来的诸葛亮和黄月英。

     既然攀亲带故的聊了这么一通,那么兵马是动不得了,只能从诸葛亮这边入手了。

     “这......”蔡瑁想了想,说道:“一是有粮食布帛,书简金银等贵重之物,所以带兵护送,二是为示某之诚意也,望先生能从中盘桓,蔡某日后定有重谢。”

     诸葛亮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轻信于蔡瑁,他那点小九九在诸葛亮这里根本不值一提。但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一顿拉扯,诸葛亮也不好点明,只说到:“蔡将军太客气了,亮尽力而为,只是这件事还得舍弟自己做主,若事不成,还请见谅。”

     “那是自然。”蔡瑁见诸葛亮油盐不进,也不再废话,三人坐于车上相对无言。

     车马行了一路,抵达茅庐之时已过正午,诸葛亮将蔡瑁请到屋内,却不见诸葛均的身影,只剩下了童子一人。

     “小童,小先生呢?”

     “回先生的话,小先生出门已有七日。”

     “去了何处?”诸葛亮问道。

     “不知道,小先生没交待,只说是去寻奇花异草了。”

     “我不是嘱咐过不准小先生在去山上了吗,难道上次的事情教训还不够吗?”诸葛亮生气地对小童呵斥着,把小童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不知灵狐先生何时能归?”蔡瑁问道。

     “小童,小童不知道......”

     蔡瑁见状,有些无奈,只好拜别诸葛亮后乘车归去,原本打算将东西留下,却被诸葛亮一句“此事亮做不得主,受不得这些财物。”给堵了回来。

     而此时的诸葛均正背着一个小包裹行走在山林之间,包裹中放着这几日收获的一些花草矿物。

     ps:

     喜欢本书的各位客官可以收藏,有推荐票票就尽管砸过来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