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徐庶,你个装纯卖萌的闷瓜!
    【感谢书友16o529194815911的打赏!好吧,作者均说了多少遍了,打赏我拿不到啊......有票票投票票就好了,不要跟我客气......】

     第十一章徐庶,你个装纯卖萌的闷瓜!

     却说诸葛均已经在徐家住了约有半月之久,除却期间回了卧龙岗一趟,然后应着蔡氏和刘表之请去了趟刺史府,得了上任的文书,基本整天窝在徐庶房里倒腾着满桌子满地的药物。

     对于回卧龙岗的记忆,诸葛均是无语的。

     原本诸葛均兴冲冲地带着刚刚制成的乌散打算亲自送给黄月英,以消除之前两人之间的疏远,谁知黄月英只是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声。而最令诸葛均无语的是,小童见是诸葛均回来了,一声声小先生叫的热乎,拉着诸葛均的手就招呼着他去看一奇物,道是此物是由黄月英所造,比自己的“灌田计时桶”不遑多让。诸葛均随之前去,只见房中一个木头人正推着磨盘吱呀吱呀地转个不停,麦子快的就被磨成了面粉。

     “小先生,你说此物是不是很神奇啊?”小童一脸骄傲的看向诸葛均,仿佛是他造出来的似的。

     “神奇,神奇个毛线,本公子的助攻计划啊!”

     诸葛均一脸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表情。

     “哎。”诸葛均一想到这,便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诸葛均这几天一直和徐庶窝在一张床上,令诸葛均不解的是,两个人虽然整天凑在一起,话却少得很,而且诸葛均现徐庶总是莫名其妙的偷看自己,而当自己看向徐庶的时候,他又有意的转过脸去。也是本公子穿越之后年轻了不少,难道这家伙暗恋我?

     “贤弟......”徐庶说道。

     “元直......”诸葛均也开了口。

     “元直想说什么?”诸葛均见徐庶破天荒的叫了自己,便开口询问道。

     “哦,无事,只是见贤弟叹气,有些郁郁,不知是为何事?”

     诸葛均哪里会跟他讲是因为黄月英偷偷摸摸地就把磨面小人造了出来,害得自己的计划落空了,不仅如此,自己护身用的木刺枪也被黄月英要了去,光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你拿了人东西好歹亲近一点也好啊,这女人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我测则伐柯。

     “没什么,只是给刘夫人的‘驻貌美颜粉’已经送了去,再过些时日便会前往江夏就均输一职,一想到即将离开这片土地,心中有些戚戚然罢了。”诸葛均胡诌道。

     “贤弟不闻‘君子怀德,小人怀土’,男儿有志向抱负就该将心中德念推行于四方,贤弟之意向广大,不该做如此之态。”

     徐庶这几日便一直在观察诸葛均的言行举止,然而诸葛均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基本上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捣鼓着脂粉药草。在他看来,比起之前诸葛亮在隆中与自己的彻夜相谈,诸葛均更适合做一个匠人,而非能够让自己效命的明主。

     所以徐庶这话表面听起来是在安慰诸葛均,其实也是在趁机试探。

     然而诸葛均对于这里面的弯弯道道根本不懂,对着徐庶说道:“元直所言甚是,亦不需安慰我,怀念乡土乃是人之常情,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成为真正的君子。”

     徐庶得到了答案,眼神一黯,心头莫名的有些失望,继而纳闷:为什么自己多日的猜测得到了印证,却有些失望?

     徐庶觉得是自己想要投奔明主,建功立业的心思有些迫切了,摇了摇头,不作他想,接着说道:“贤弟莫要妄自菲薄,我见近日双儿用了那‘鸿踏雪泥’后脸上的疤淡了不少,而那‘乌散’更是有使白转黑的神效,庶之母亲已过知命之年,用过后,根处竟已现乌黑之色。”

     说起来,这也是诸葛均最欣慰的地方了,两个明得到了系统的承认,全部被评为了c级,获得了共4oo金币,1个属性点。然而诸葛均没有对此再做动作。

     “呵呵,元直误会了,我可没妄自菲薄,岂不闻君子坦荡荡乎?我就算做不了真君子,伪君子还是做得,哈哈哈。”本公子可是天才明家,怎么可能妄什么自菲什么薄。

     徐庶快要被弄成神经病了,哪里会有人自称伪君子的?

     然而越是看不明白诸葛均此人,徐庶越是多了兴趣,心中不知不觉好像又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希望,继而问道:“不知机志之前想要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诸葛均有些摸不着头脑。

     “方才我与贤弟异口同声之时......”

     就算有徐庶的提醒,诸葛均也还是想不起来了,但是没办法,人家都还记得呢,自己这个问话的总不可能说自己忘了吧,特别是在徐庶面前。

     “哦,方才我是想问先生可有什么办法劝家兄随我一同前往江夏。”

     “难道孔明不与贤弟一同前去吗?”徐庶觉得有些奇怪。

     一是因为诸葛亮向自己推荐诸葛均,所谓打虎亲兄弟,按理讲诸葛亮的才智不下自己,若有他在旁辅佐,岂不名正言顺,更胜一筹?二是若诸葛均赴任江夏做官,为何要向自己问计,求诸葛亮跟随?

     “家兄说他愿耕于田垄,留守隆中。”

     这话诸葛均自己都不信,毕竟他知道以后诸葛亮是跟着刘备混的,最后还当上了蜀汉丞相,但是没办法,确实是诸葛亮亲口所说,于是只能问计于徐庶,毕竟演义里是他给刘备推荐的诸葛亮。

     “恕庶冒昧,敢问先生为何欲让孔明相随?”徐庶好歹也了解诸葛亮,诸葛亮此人平日好念《梁父吟》,又常以管仲、乐毅比拟自己,怎么可能说愿耕于田垄,留守隆中?而且联系他之前所说的,莫非诸葛均真有争雄天下的志向?

     徐庶终于问出来了!

     诸葛均这几天憋坏了,两个闷葫芦凑在一起,整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敢挑明了说,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毫不客气的回答你!

     “兄长之才如若管仲乐毅,兄长之能堪比昭阳子房,我之所以想要请兄长出山,是想让其助我,奈何兄长再三推诿,所以问计于先生。不知先生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管仲乐毅自不必说。昭阳是谁?那可是助楚国灭了越国之人。楚魏襄陵之战,昭阳率兵大败魏国,才使楚国威震齐、燕、赵、魏、秦、韩六国,更有楚怀王赠其和氏璧以彰其功。昭阳死后,楚烈王又以周穆王“八骏”之一,美称为“山子”的良马名为谥号,赐给昭阳,于是有了后来的“山子府君”、“山子庙”。而张良更是青云之士,在汉末的三国时期,谁人不知张子房?若非有他辅佐在旁,出谋划策,恐怕汉高祖刘邦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又何来的汉朝的建立与兴盛?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徐庶再笨,又怎么会揣度不出诸葛均之意?更何况徐庶笨吗?【说徐庶笨的,给我站出来,信不信本作者均召唤雷电劈秃噜了你!】

     徐庶当然不笨!正因为不笨,诸葛均这个“助我一臂之力”的话含义可就深了。所以徐庶看向诸葛均的神情都有了些变化。

     “庶愚钝,不知机志的意思是?”

     诸葛均话都说出来了,便知道徐庶这句话的用意,更何况他面对着徐庶心里早就痒的不行,见徐庶还在装纯卖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说道:

     “我愿得先生与家兄辅佐,共谋天下!”

     诸葛均刚说完这句话,只听得门外“咣当”一声,余双儿愣在一旁。

     ps:

     推荐票票,来追我呀,哈哈哈啊哈哈哈(目测作者均已疯,不要问我是谁......我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