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余双儿的连跪之术
    【感谢书友16o529194815911的打赏,以及各位的投票支持!】

     第八章余双儿的连跪之术

     诸葛均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就被这个恶女冤枉成淫贼,这要让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徐庶,哪怕当时看过一眼也好有些安慰不是。   想到这里,诸葛均就越上火,却不想一旁的老太太听到徐庶的话后,直接变了脸色。

     “婆婆,你别听他们胡说,我根本什么都没看见。”诸葛均见徐庶的母亲面色不善,赶紧解释,他可不想招惹到这个脾气火爆的老人家,毕竟这个老太太可是能够为了自己儿子悬梁自杀的,天知道她会不会因为余双儿的瞎话把自己给大卸八块。

     只见老太太的面色依然没有缓和,一把握住了诸葛均的手背,把诸葛均吓了一哆嗦。

     “放心,婆婆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件事婆婆会为你做主的。”

     诸葛均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叫为自己做主?

     “双儿!”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只听见老太太一声怒吼,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余双儿见老太太火,手中吓得一抖,汤药从碗中洒出一些,徐庶赶紧接了过去,站立到一旁。只见余双儿直接跪倒,没有一丝犹豫,看样子在家没少接受教育。

     “母亲?”

     “双儿,母亲时常教你们为人不得忘恩,这位公子是你的救命恩人,就算公子看了你,你怎么能这么称呼自己的恩人呢?”

     什么叫就算看了?诸葛均赶紧张嘴为自己辩解道:“婆婆,我真的没看......”

     然而老太太听到诸葛均这么说,轻轻拍了拍诸葛均的手背后,更加严厉地对余双儿说道:“你看看人家公子,他都知道女孩子家的清誉比命都重要,一直帮你维护,你倒好,一个女孩子家整日疯疯癫癫的不说,说话还口无遮拦,这种事情是能够随便与人说的吗?不是娘说你,女孩子就该在家好好学习学习煮饭,做做女红。像你这个样子,谁敢娶你。”

     “女儿知道自己的性命是这位公子救下的,可是兄长又不是外人,知道了又不会怎样,女儿练武习鞭,为的就是能够像兄长一样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况且女儿这个样子,又有几个男子能正眼瞧我。”说到这,余双儿用手捂着左脸前的长,那长下遮住的,是小时候被歹人划伤所留的刀疤。

     “若是没有人娶女儿,那我大不了不嫁就是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嫁娶岂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况且公子也没说不愿意,是吧,公子?”

     “啊?”诸葛均这个郁闷,你们娘俩开家庭会议扯上我干嘛。

     “母亲,您就不要为难诸葛贤弟了。”徐庶自家的条件自己知道,见到自己母亲一直有意撮合自家妹妹和诸葛均成一对,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

     “哦?我儿认得这位公子?”

     “认得,正是孩儿好友诸葛孔明之弟,诸葛机志。”

     见徐庶为自己解围,诸葛均善意地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对徐母说道:“这几日受婆婆照顾,机志在此谢过。”

     “公子既是我儿之友人,那便是一家人,况且公子乃是义气之人,因救双儿这丫头才中毒......”

     “母亲!”余双儿想要解释,却被徐庶从一旁按了按肩膀,只好不再说话。

     “双儿这丫头性子直,心里憋不住事情,让公子见笑了。”

     “无妨,令爱性情直率,有侠女风范,婆婆也就别再这样罚着她了。”诸葛均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余双儿,此时余双儿的疤被长遮住,不似从正面看起来那么恐怖。

     “好了,既然诸葛公子都为你求情了,还不起来?”

     余双儿站起身来,看见诸葛均盯着自己,赶忙用手拂了左边的头,接着弯下身,拍打腿上的灰。

     “这丫头,怎么......”

     诸葛均见徐母又要开始数落余双儿,对着老太太说道:“婆婆,你可见得我带来的包袱?”

     “哦,公子是说那装着药草石头的包袱吧,老身早已把药草摊开晒在了院里,该是已经干了,不知道公子弄这些药草有什么用?”

     “若在下说能解婆婆之忧,婆婆信吗?”

     “解我之忧?我一个老婆子能有什么忧。”

     “你看我干吗!”余双儿伸手撩了撩头,对着诸葛均叫到。

     诸葛均转过头看向徐母,用手在自己的左边脸依照余双儿的伤疤形状划了一下,说道:“婆婆可听说过‘驻貌美颜粉’?”

     “如今整个襄阳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婆婆我自然也听说了,据说那宝物可是价值万金呢。”

     诸葛均对于这些风言风语已经无所适从了,当时胡口诹的千金怎么竟然传成了万金?算了,诸葛均也不管这些,只对着老太太问道:“那婆婆可知这粉膏是谁研制的?”

     这次还未等到徐母答话,只见徐庶站了出来,对诸葛均说道:“贤弟,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所谓无功不受禄,恐庶一家不能接受。”

     “啊,我儿的意思是,那价值万金的宝贝就是眼前这位诸葛小公子造出来的?”

     “正是在下。”诸葛均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婆婆,小子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感谢这几天的照顾,还请婆婆答应,让小子为双儿小姐除去脸上伤疤。”

     听到能去除伤疤,余双儿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几人对话,只是有些紧张地抿着嘴,一言不。

     老太太看了自家闺女一眼,又叹了口气说道:“公子好意老身明白,老身也盼着能将双儿脸上的疤去除,能够早日给她找个好人家。只是如此贵重的宝物,老身实在不能接受。”

     听到老太太的话,余双儿虽然心中有数,但是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失望,却又按捺悲伤,对着诸葛均说道:“诸葛公子,谢谢你,诚如我兄与我母亲所言,这宝物太过贵重,我接受不了。”

     “哎呀,你们怎么回事,刚才还说跟我是一家人,现在又变这么客气。既然如此,那我走了。”诸葛均见三人都不领情,作势就要下床。

     “贤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身子还没完全好起来,快坐回去。”徐庶扶着诸葛均的胳膊,将他挡了下来。

     “是啊,公子,我们不是不拿你当一家人,实在是这宝贝贵重的很。”

     “再贵重的东西用到实处才算宝贝,这宝贝出自我手,我说它值多少钱那便值多少钱,婆婆与元直又何必拘泥于此。况且这‘驻貌美颜粉’虽好,却并无除疤之效,若要除疤,小子自当另配一副‘鸿踏雪泥’,保证泥到疤除!”

     “可是......”老太太听说诸葛均还要专门另配一副药方,更加为难。

     “我都不拿自己当外人了,你们却总是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真的好吗?”

     “母亲,不如就听机志的吧,大不了孩儿以后想些办法,以报为双儿恢复容貌之恩。”徐庶见诸葛均再次下床作势要走,终于松了口,只见徐母点了点头。

     诸葛均见徐庶终于上套了,正欣喜着,却听到“扑通”一声,一旁的余双儿直接朝着自己跪了下来。

     “双儿知兄长与母亲疼爱我,怜惜我,可双儿承先生之恩,怎能假借他人之手相报,若先生真能消去我脸上这疤,双儿定当做牛做马侍奉公子左右。”

     “这剧情不对啊!”诸葛均没想到这个余双儿性子这么烈,一言不合就玩下跪,这短短时间之内,余双儿已经跪了两次,一次跪徐母也就罢了,现在跪自己,跪也就跪了,你这把报恩的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还让不让本公子的计划进行下去了?

     “不是啊,姑娘,有话好好说,你这跪着是什么意思。”诸葛均原本还打算借这件事情把徐庶拖下水,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于是立马下了床,打算将她扶起来,却现凭自己的力气怎么也薅不动。

     “先生若不是嫌弃双儿?若是先生嫌弃双儿,又何必再多此一举,这疤不治也罢!”

     “别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姑娘快起来,我答应你就是了。”诸葛均见余双儿情绪激动,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要真不治了,他还怎么拉拢徐庶,自己现在可是要啥没啥,全指望着这个。

     “双儿,还不快点谢过诸葛先生,他若真能治好了你,可是你的两度恩人了。你以后可得好好侍奉在诸葛公子左右,知道吗?”

     徐母把自家女儿卖了还觉得占了天大的便宜,然而她并不知道诸葛均一直惦记着的其实是自家儿子徐庶,说完还乐呵呵的叮嘱着余双儿要好生伺候以报答诸葛均。

     诸葛均被余双儿这一出打了个出其不意,只好无奈的接受了事实,于是在诸葛均的身边便多了一个面带疤痕的少女时时侍奉左右。

     【亲们,打赏什么的就算了,只求推荐票票!所以有票票的就砸过来吧!】

     ps:可能每个宝宝的推荐票票都不一样多,不管投多投少,作者君都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不过作者君还是得感谢一位一下投了9张推荐票票的宝宝:爸爸的电脑,万分感谢!还有十分感动抠脚大大一直以来的支持,么么哒!

     明天保证加更一章,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