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股份制
    第二十九章股份制

     那女子见到诸葛均众人,并不相识,有些怯生生地对着一品阁老板问道:“阿爹,这几位是?”

     “姑娘莫怕,今日我等前来,是有要事相商。”诸葛均说道。

     此时席间诸葛均与陆逊二人外表看起来风度翩翩,皆为温润君子的模样,那女子见诸葛均开口,抬头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原本的胆怯与自卑此时却又染上了几分红晕。

     每个女子都爱看帅气的男人,不论这个女孩子是美是丑。

     诸葛均见这个女孩子竟然这么害羞,暗道一声有门,接着加大攻势,问声细语的问道:“我等听闻姑娘之巧手,能撑起整座高楼,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这掩面的女子小时候因自己的样貌有异于常人,时常遭人耻笑,所以才专注于研究菜品与女红,很少出门与人相见,也因此养成了她有些怯懦的性格。

     今日听诸葛均这么说,以为这位公子哥像其他人那般是在嘲笑自己,所以一时间有些窘迫与不知所措,只愣愣的看着诸葛均,双眼却蒙上了一层水汽。

     “你这丫头,又要哭啼,怎的如此扫兴!还不赶紧回厨房去!”那老者见女子眼眶有些微红,便连忙斥责着,女子听到后,便呜呜地哭着,转身就要离去。

     此时收购酒楼的事情还未定下,而且这老头看着虽然和蔼,但是对于卖酒楼是一口也不肯松,唯一的突破口就只有眼前的这个姑娘,诸葛均哪能轻易的放她走,于是马上走过去,将女子拦下,双手相握。

     “姑娘误会了,在下听老伯说,姑娘以巧手烹饪佳肴珍馐,才有一品阁的远近闻名,非是有其他意思。”

     听着这话,那女子情绪反而更加激动起来,诸葛均自己不察,此时感受到从手中传来的颤抖,才发觉有异。

     而在一旁站立的余双儿见到诸葛均与这个女子双手紧握,心中虽有愤懑,但是碍于自己想在的身份,只能冷哼一声,表示不满。

     “恕在下冒昧!”诸葛均见屋内气氛怪异,连忙松了手,但内心还是被刚才触碰到的那双布满厚茧粗糙的手所震撼。

     “灵狐先生,老朽虽没怎么念过书,但这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你今日如此轻薄我家小女,岂不是坏我家小女的名声?”

     诸葛均见这酒楼老板借题发挥,暗叹自己刚才有些冲动,原本还想挽回的局面,此时恐怕一去不复反了,于是只能赔礼道:

     “方才是在下冲动了,特向老伯与姑娘道歉,还望见谅,只是这酒楼一事......”

     然而那老板听到诸葛均的话后并不怎么领情,挥了挥手说道:“先生今日所说不无道理,但老朽我已想明白了,这酒楼是我文家的祖上的家业,岂能随便易于他人之手,老朽已是知命之年,做不得那不肖子孙,将这招牌砸在自己手中,先生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诸葛均知道这老人油盐不进,却还想一试,便问向那女子,那女子听到诸葛均是为了收购这一品阁后,表情虽然怯懦,但眼神与态度却十分坚定。

     就在诸葛均打算放弃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鲁肃突然开口说道:“若是老先生是担心砸了招牌,那大可放心,这美食佳肴虽是不错,但比起灵狐先生的饺子而言,却是差得远了。”

     “饺子?”

     一品阁的老板与这女子自然是听说过饺子的名声,毕竟前些时日被炒的沸沸扬扬的雅诗兰黛大会不仅轰动了整个夏口,甚至在江夏郡也是赫赫有名。

     那夜因为要顾店,所以老者并未前去,这女子因为样貌的原因本就不喜欢去那人多的地方,所以也没有前去参会,尽管二人听说过,却并没放在心上。更不知道雅诗兰黛大会上诸葛均打算在城中开食邑,推出的饺子打折活动,自然也就没有把收购一品阁的事情与这方面联想。

     然而今日被鲁肃这么提起来,二人都有了兴趣,毕竟酒楼中人多口杂,这几日在一品阁中谈论起雅诗兰黛大会与饺子的人不在少数,原本还不在意的二人,也是想尝尝那饺子到底是何物,只是那老者本就不欲将一品阁相让,于是又装作淡漠的样子。

     但是对于一个美食家来讲,能够品尝并且学会自己从未接触过的美食,确实是一件非常吸引人的事情,于是这个从小醉心于美食研究的小姑娘瞬间就上钩了。

     诸葛均看着峰回路转,有些感激的向鲁肃点了点头,接着就准备开口与老者商谈。

     “不行!”那老者直接回绝了诸葛均的请求,然而一旁的女子却轻轻摇了摇老者的手臂。

     诸葛均见状,心道这妹子真给力后,接着说道:“在下知道老伯的顾虑,所以我也不收购您的一品阁了,不如这样,我投入一部分资金入股一品阁三分之一的股份,并且将饺子的制作方法传授与这位姑娘,同时也算作我技术入股,这样您还是这栋酒楼的老板,我也能够从中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不知老伯意下如何?”

     诸葛均说完这一番话,别说一品阁的老板不懂什么叫资金入股,技术入股,就连鲁肃与陆逊也是听得糊里糊涂,于是诸葛均只好为几人又细致的解释了一遍。

     “老朽可从未听说过这一家酒楼有两个老板的,而且先生投入这么多的财力与精力,不知道先生到底需要什么?”

     诸葛均听到老头子的语气,便明白他终于肯松口,于是笑着说道:“老先生岂不知这天下现如今都由各路诸侯裂土各自为政,况一酒楼乎?再者,这饺子绝对会为一品阁吸收更多的人气,绝对只赚不陪,而至于在下所求,说多不多,这酒楼的收入咱们三七而分,我只取其中三分,但是除此之外,我还需要一品阁在营业之余,提供一部分的饺子给我。”

     这又砸钱又教造饺子的秘方的,所求的不过是收入的三分?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明白诸葛均为什么这么做,当然,众人也直接将诸葛均的最后提供饺子的要求给忽略了,毕竟在他们看来,这饺子与金钱相比较而言,实在是不值一提。

     然而对于诸葛均来讲,这饺子可是自己兑换金币继而兑换灵宝的重要收入,而且那饺子对于诸葛均来讲根本不算什么秘方,所以按照诸葛均这边来算,根本不亏。

     原本诸葛均还以为这个股份制的提议会立即被老者采纳,却不想那老者固执的很,出去思虑了半天,又与那女子商议了许久,众人等到茶都换了两壶,才见那老者自己回来说道:“这件事情老朽经过与小女的商议,可以答应阁下,也不要先生分文的银钱,只是想要做我一品阁的老板,需得有些本事才行。”

     诸葛均听得发蒙,这什么世道?砸钱了人家不要,难道还得让我去考个雅思托福?

     但是为了自己的兑换金币与灵宝的大业,诸葛均只好捺住性子问道:“老先生说吧,这当你一品阁的老板得有些什么本事?若是太过刁难,那只好恕在下不奉陪了。”

     老者闻言,倒也不温不火,接着说道:“先生放心,不是什么难事。第一件,与小女比试厨艺且胜之,第二件,娶了小女。”

     娶了小女,娶了小女,小女,小女......

     本公子不就是摸了下手么,连面都没见到呢!而且你这老不死的太坏了吧,自知道自家的女娃子嫁不出去,就要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我!这跟拒绝有什么区别么?诸葛均此时整个脑海都被“娶了小女”这四个字霸占了。

     诸葛均在这边崩溃,余双儿却早就憋不住了,一听这老头竟玩逼婚,这把老娘放在哪里去了!夜罗刹的本性终究是显露了出来,跟老娘抢男人,先吃过我手里的鞭子再说!

     就在陆逊跟鲁肃二人目瞪口呆之下,一道淡紫色的鞭影直接缠上了老者的脖子,那老者被勒的脸色涨的通红,根本喘不过气,只伸出一根食指在空中摆着。

     余双儿还以为这老头不要命了敢指自己,于是准备再用力,此时陆逊连忙制止道:“双儿姑娘,快将这位老先生松开,他好像有话要说。”

     余双儿见诸葛均也示意自己立刻松开鞭子,只好没好气地收回了月翼鞭,只见那老者颤颤巍巍地扶着墙,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先生,先生只要选其一,老朽便,便答应先生先前所说。”

     这老头差点把命交代在这里,每每看向余双儿便觉得心有余悸,哪里还敢再提把自家小女嫁给诸葛均的事情。

     有的时候,蛮力比口舌更有用,诸葛均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于是问道:

     “不知与令爱比试厨艺是比什么?”

     此时老者精神有些恍惚,听到一旁的诸葛均发问才回过神来,接着答道:

     “我一品阁最出名的一道菜,也是小女最拿手的菜品便是一品豆腐,若是先生能在豆腐上胜过小女,老朽便答应先生所请。”

     ps:前几天事情比较多,所以一直就没时间来更文,抱歉抱歉!

     感谢草泥马君一直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