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中华绝味
    第三十章中华绝味

     诸葛均对于一品阁老板提出的豆腐比拼很欣然的就应承了下来,倒不是他厨艺多么的精妙,而是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胜过一品阁那位蒙面女厨娘。

     豆腐起源于两汉,最初的制法不过是农人用豆米磨成糊状制成煎饼,配上豆浆相饮同食,后来人们发现豆浆久放可变质凝结,于是出现了自淀法创制了最早的豆腐。

     但自淀法生成豆腐缓慢耗时,所以豆腐并未得到广传,直至淮南王刘安因信求长生不老之术,不惜重金招方术之士以豆汁培育丹苗,不料炼丹不成,豆汁与盐卤相遇凝固,生成又香又嫩的豆腐,于是在这批“化学家”的改良下,终于出现了用石膏与盐卤点豆腐的制法。

     然而此时的豆腐因为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并未得到太大的发展,因其制法未曾将豆浆加热,所以凝固性与口感与诸葛均前世所食的豆腐有很大的差距。

     诸葛均与黄祖首宴之时就品尝过一品阁出品的一品豆腐,因其十分松散,吃起来更像是以前吃过的被搅碎了的豆腐脑,关键是这一品豆腐是蒸品,配以佐菜,味道甘甜怡然。

     诸葛均作为一个前世的北方人,这甘甜的一品豆腐虽然不错,但是与诸葛均印象中的豆腐吃法相去甚远。

     作为一个发明家,诸葛均自然必备了宅属性,然而与其他蓬头垢面,一日三餐全靠泡面的宅男不同的是,诸葛均又拥有着吃货的美好品格。

     当吃货遇上宅,自然也就成就了这位对于生活品质有着高追求的发明家,所以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中华传统美食自然也是诸葛均的拿手好菜。

     然而诸葛均并没有着急与一品阁的蒙面厨娘进行比拼,在有着自信能够拿下这次的厨艺比拼的胜利之余,诸葛均考虑的更加全面。

     他要做的,便是让这个比拼不只是局限于一品阁的厨房之内,更是要借之前的饺子计划造势,将它规模化,然后以豆腐大赛为饺子的宣传回热,把中华美食的名声从这一郡之地打出去!

     这场厨艺比拼的场地自然是一品阁内,因为诸葛均提供的设计图纸,整栋一品阁都在进行或杂或简的装修与设置,而此期间因为有诸葛均这个金主提供资金支持,所以一品阁的花销都有诸葛均来付,也因为全城闻名的一品阁的暂停营业,使得城中许多人对于这场赛事有了许多关注。

     有着这样的计划与安排,诸葛均与一品阁双方便将豆腐比拼的时间定在了半月后,而经历了雅诗兰黛大会的江夏百姓与各地商贾,甚至于一些达官贵人,在得到了这场由一品阁与灵狐先生共同举办的厨艺比拼大赛的消息之后,都蠢蠢欲动。

     灵狐出品,必属精品的品牌概念好像也在所有人的内心中默认了一般,十分有趣。

     却说一路北向的徐庶二人,因刘晔生病,于是驻足于汝南地界。

     徐庶自出了荆州,便觉得越往北去,越是苍凉,进了汝南郡后,更是见得饿殍满地,民不聊生,与在襄阳城中所见可谓云泥之别。

     当然,这种情况在战乱年代可谓屡见不鲜,更何况汝南自刘备接手之后,因与曹操两方势力的多次战争,才会出现此时的萧条景象。

     徐庶本就是游侠出身,惩奸除恶虽已成为过去的事情,但自从求学之后,接济天下黎民百姓的本意与责任却不曾相忘,甚至一日胜过一日。

     所以出于怜悯也好,始于责任也罢,徐庶一路上将诸葛均交付的金银几乎都散给了这些穷苦的百姓,所剩无几的银钱此时又要为刘晔寻医治病,真可谓是捉襟见肘。

     然而两人落脚之地并非城池,而是一座名字叫做清叶的村庄,距离最近的固始城最少也得有三天两夜的路途,可是刘晔此时身子已经十分虚弱,不能再受车马颠簸之苦,于是寻人医病就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哎,要是灵狐先生在就好了啊。”徐庶看着躺在床铺上的刘子扬轻声感叹道。

     徐庶因一路行善,倒也在这地界的难民中小有薄名,再加上以往积攒于身的侠义之气,这小小名气也逐渐的扩散开来,此时二人正是因徐庶的善名,得到了清叶庄村民的接待,暂住在一户农人家中。

     刘晔微微转醒,正听见徐庶的叹息,有些虚弱的问起诸葛均的事情,而徐庶则将诸葛均的本事说与刘晔听,当然,徐庶在为刘晔讲解的时候自然把诸葛均无中生有的手段隐去不谈。

     毕竟刘晔虽为友人,但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友人的身份就能轻易接受的了的,再说此时各为其主,徐庶不说,自然也是存了保护诸葛均的心思,谁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一旦宣扬出去会招来幸运还是灾祸。

     原本刘晔还奇怪为何徐庶会说起灵狐先生之言,可在徐庶的介绍下,他才知道诸葛均真乃鬼才,不仅在机造上有独到见解,于驻颜之术上也是造诣颇深,同时还对食疗与药理有所研究,光是徐庶谈起的诸葛均以饺子救了一村的冻疮难民之事,若不是对于徐庶人品的了解,刘晔还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讲故事呢。

     与其他文人之士认为的旁门外道不同,刘晔本就喜欢研究机巧,对于诸葛均的各项才能并没有任何偏见,反而更佩服诸葛均的才能,也更坚定了他的拉拢之心,于是表明了希望徐庶能够多帮忙劝说。

     可惜此时刘子扬虽有心,却奈何病体未复,这么久的路途,频繁的呕吐与食欲不振使得他看起来瘦了许多,脸色苍白。

     “子扬兄莫要再提此事,还是先养好了身子再说罢。”

     刘晔听徐庶这么说,知道是推辞,原本就病着,此时又添心事,更是不愿进食,就连徐庶托人换来的药水也喝不下,如此两日,已形容枯槁。

     刘晔已两日未醒,徐庶解下了青云玉带为其带上也不起作用。刘晔并未被神机系统的封将台定性,更不用说青云玉带会对其起效了。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徐庶并不知晓。

     毕竟相处这么久的时间,徐庶对于刘晔这个人还是非常认可的,此时看着他如此模样,虽心有余,但力不足,只能徒呼奈何。

     又过一日,徐庶忽然听闻这家农人报来消息,说是有一医者来了村子,这对于一筹莫展的徐庶来讲可谓是久旱降甘霖,于是出门而寻。

     徐庶走到村中,只见一人持仗,手捏金箍铃,正与村中的老者问话,一会伸手指指远处,一会儿又用手杖指指老者,不知在做些什么。

     “敢问阁下可会医病救人?”徐庶上前问道。

     那持杖之人并未回答,示意徐庶莫要说话,接着不过片刻,只见对面那老者从口中吐出一条小红虫蚓,落到地上竟还蠕动着身子,只见这持杖之人解释道:

     “该是喝了不干净的水,才使这虫子长了起来,如今虫子已去,便无大碍,注意以后莫要再喝那洼中之水了。”

     那老者听后连连点头,行礼道谢方才离去。

     “阁下刚才问我什么?”

     徐庶见这奇景,哪还质疑,也不再多说,便将刘晔之事说与眼前手捏金箍铃的人听,问道:“不知是否还有救?”

     那人不疾不徐的说道:“走,带我前去看看。”

     ......

     却说半月时日须臾便过,诸葛均与一品阁那位羞怯的蒙面厨娘的比拼也如期而至。

     这半月的时间诸葛均除了研究应战的菜品之外,更多的时间是花费在制造工具上。

     诸葛均令人寻找工匠造了一座石磨,尺寸相对普通的石磨来说小巧许多,接着他又仿照黄月英之前制造的磨面小人改造了磨面的木牛,因为是仿照物,所以系统对此并未做出评级,这也在诸葛均的意料之内。

     不过诸葛均这次可不是为了得到系统的奖励来做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在厨艺的比拼上能够得到更多的原材料,并且保持材料的新鲜,要知道原料的新鲜度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菜品的口感与味道。

     厨艺比赛安排在一品阁,也就意味着将一些前来蹭吃蹭喝的乞丐与流民挡在了门外,其实这也不怪诸葛均小气,也不怪他没有爱心,实在是因为之前的雅诗兰黛拍卖会上,这些蹭吃蹭喝的乞丐与流民对整个大会的安保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这场商业化的比拼自然也在考虑了市场的情况下将这些没有购买实力的群体摒与门外。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对于这场赛事的热情会消退,毕竟这些百姓也是承过诸葛均恩惠的,所以一品阁内比赛紧张,而一品阁外却是呼声阵阵,全是为诸葛均加油打气的。

     装修一新的一品阁看起来变化不大,但是却暗含玄机。比如可移动的柜子,可翻转折叠的墙壁,这些都为此刻的观赛会场创造出了更大的空间。

     而参赛的双方正在石台各立炉灶,紧张的准备着。

     只见一副牌匾上书“绝味”二字,字迹遒劲。这是诸葛均专门请鲁肃帮忙书写的。

     而原本打算带着凌统回到江东的鲁肃却也因为好奇诸葛均的研究与这场美食赛事,便多耽搁了半个月的时间,却不想就因为这半个月的时间使孙权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

     此时以牌匾为中央,左边一方为攻擂方诸葛均,右侧一方为守擂方文雉(蒙面厨娘)。

     而下面所坐分别有贵宾区与普通区,前排贵宾区有的是通过测试选拔出的味蕾比较敏感的品尝者,有的则是包括剻家、黄家、蔡家等大族派来的代表,当然还有一些是诸葛均设置的专门捞钱的坐席,其中所坐的自然是一些想要在大族面前露脸的一些小家族的子弟,这些人想要买到坐席,自然需要交纳一些金钱的,根据坐席安排价格也是不等的,当然,贵宾也是有权利的,那就是两分的投票权。

     而至于普通区,则是诸葛均命甘宁与陆逊一同组织的幸运抽奖,凡是用之前的雅诗兰黛大会的宣传页,同样也是打折活动券兑换三张抽奖券,只要有一张中了就可以到现场进行观看厨艺比拼,并拥有一分的投票权力。

     攻擂与守擂双方的厨艺同时进行,台下的观众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厨艺比拼,倒也觉得新鲜,不时地会有人为诸葛均鼓劲加油,而相比较之下,文雉一方的加油者却少了许多。

     文雉本就不怎么喜欢抛头露面,此时见了许多人,十分的紧张,于是转头偷偷地看了看诸葛均那边,只见诸葛均台上除了平常的灶火锅碗以外,竟然还有一个缩小版的石磨放在石桌之上,两头木牛同时拉动着石磨旋转,豆汁从石磨的一端缓缓流入精巧的碗中。

     这一发明吸引了场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同样的也将文雉震撼到了。

     倒不是因为这发明多么精妙,而是作为一个烹饪者来讲,新鲜的材料绝对是加分的一个关键,而文雉看了看自己桌上因为需要比赛所以提前制好的豆汁,暗暗的叹了口气。

     而诸葛均此时却没有踪影,那么他在做什么呢?

     原来这家伙正蹲在地上研究着怎么生火呢。

     不说前世用天然气用惯了,随手一拧就可以出火,就说现在的这炉灶吧,根本就与以前电视上看的不同,原本还稳操胜券的诸葛均没想到竟然会卡死在这道坎上,此时一缕缕呛鼻的浓烟从草上传了出来。

     好在因为之前为了防止油烟味太过呛鼻,将此处装修改造了一番,所以下面的人闻不到,不然估计再过一会整个屋子都得被弄晕过去。

     “可燃物、助燃物、火源,燃烧的条件都具备了,为什么还是烧不起来,真是毙了狗了!”诸葛均打量着手中的干草与柴火如同背公式般念叨着,但是被这烟熏的就是不着火,暗自侮辱着狗狗。

     台下的众人虽至能闻到轻微的烟味,但是见台上诸葛均一直没有动静,于是有些好奇。守擂方的文雉因为在台上,自然知道诸葛均那边发生了什么,于是从这一侧走过去,蹲下身来问道:“我帮你吧?”

     因为规则的规定,除了台上的人可以在台上走动之外,台下之人并不能上台,于是乎,在贵宾区的余双儿当看见文雉走到攻擂方的炉灶蹲了下去之后,完全看不见两个人在做什么,一股邪火蹭蹭蹭地冲上心头,咬牙切齿的念到:

     “狐狸精!”

     ps:满满的4000多字,今天下大雨了,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湿透了,作者均表示大雨哗哗的很有感啊,所以今晚码的也多,哈哈哈。

     本宝宝可不喜欢看那些猪脚的妻妾成群还都一片和睦的,所以,撕吧!少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