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扬名立万靠红妆
    第二十四章扬名立万靠红妆

     却说曹操派来挖墙脚的刘晔连夜赶到诸葛均暂住的驿馆之后,以匡扶汉室之名晓之以理,又以封官进爵诱之以利,再以曹操求贤礼士动之以情。  ﹤

     但是诸葛均哪是这三国时代的普通文人谋士。

     匡扶汉室?不说你老曹家后来鸠占鹊巢,只说现在,哪家哪路不是打着匡扶汉室的大旗到处招兵买马,又或者借着讨杀逆贼的名头到处打杀,以图称霸?诸葛均又不是二傻子,况且他对这个汉朝廷可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再说封官进爵。

     功利之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诸葛均更是不例外,但是他不是那种真正的读书人,封官进爵,光耀门楣的事情对他来说根本聊胜于无,况且诸葛均认为,要当官就要当大官,现在曹操手底下贾诩荀攸荀彧郭嘉程昱等一众能人谋主,武将更是多不胜数,就算他带着余双儿跟徐庶去了,也不知道哪年能混出个头来,更何况他穿越而来,本就有自立之心,哪里能甘愿屈于人下。现在有刘表封的闲散官职当着,前不畏狼,后不畏虎,生活无拘无束,随时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诸葛均自我感觉现在就挺好的。

     至于曹操的求贤礼士之心倒是不假,无论是从其本意还是战略角度出,曹操从来没有停止他撬人墙角的事业。

     虽然这撬人墙角的事业多以失败告终,但是人家撬的有风度,随便是谁都推心置腹,然后厚礼相赠,绝不亏待,更是尊重其个人意愿,很少施强暴手段,这大概也是其多次失败的原因,更是成就了诸如关羽赵云等人的名声。

     然而求贤礼士并不等同于绝对的安全,杨修不就是因才智过人被曹操以鸡肋之言杀了,荀彧更是因曹操的空盒乱心之计挥剑自杀。

     也许书籍记载会有偏差,但是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却并不虚假,更何况是曹操这头疑心甚重的猛虎。

     诸葛均虽然不喜曹操,但是奈何人家势大,袁绍的势力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曹操灭了,曹操下一步就要剑指汉南,兵伐荆州了,自己的势力可是半点都没有,哦,除去甘宁的锦帆众,满打满算还有5oo多从天泽帮收来的贼匪。

     不过5oo面对人家动辄数十万的大军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甚至连一毛都算不上。

     诸葛均又不是傻子,此时若拒绝了曹操,等到他南下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自己呢,所以诸葛均就跟刘晔打着太极,一方面以自己现已有官职在身的借口推脱,同时也利用这重身份表示烦忧,态度暧昧至极。

     既然曹操礼贤下士,诸葛均若不利用这点,怎么对得起人家的名声呢,所以为表“诚意”,诸葛均便派出了徐庶随同刘晔前往曹营,更是奉上了一份“乌散”作为见礼。

     诸葛均之所以放心放徐庶离去,一方面是系统中与徐庶的友好度,自从赠与徐庶青云腰带加了1o点友好度,再加上赴任江夏一路上对他的照顾,与徐庶的友好度早就从6o(热切盼望的)到了78(强烈支持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徐老太太此时还在麦城城郊的饺子村,由自己的“信众”们和锦帆众人守护着,而其妹余双儿那1oo点的友好度更是显示对自己的忠心不二,所以诸葛均并不担心徐庶会背叛自己。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刘晔也不好再强求,于是这位造出霹雳车来的汉子便跟诸葛均探讨了几日的机巧之术后,与徐庶一路北去了。说是探讨,不如说是得到了诸葛均的指点。

     刘晔感叹其才,便与诸葛均还有徐庶三人以好友相称,更是打定了他劝诸葛均和徐庶二人与自己共事的决心,而诸葛均也相执其手,表示希望有一日能够与其共事,但其中意味却不尽相同。

     ......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岁末将至,黄祖作为长辈,也算是大手笔,赠与了诸葛均一处宅院,看这规格,若放在后世,绝逼是私人别墅级别的存在,没有个几百万是拿不下来的,但是好在现在是三国乱世,房子并不值钱,更何况在江夏太守黄祖眼中。

     诸葛均在甘宁众人的帮助下,不过几日,就将这处豪宅整理修缮完毕。

     此中最养眼的,莫过于一处梅竹之林。

     此时竹林青葱,梅花却将开未开,诸葛均派人将甘宁与余双儿邀至此处,他有一个任务交给两人。

     余双儿在诸葛均的驻颜之术的调理下原本的疤早已淡去消失不见,而皮肤也不似一般的习武之人那般粗糙,细腻中更透有健康的光泽。

     由于余双儿与诸葛均同住宅院之内,所以便先得到了诸葛均的邀请,她平日里对手下再怎么凶悍,但毕竟是女子,一旦事情触及到诸葛均,便化作绵羊般温柔,此时更是小鹿乱撞失了方寸,在房中胡思乱想着打扮自己。这也难怪诸葛均会认为这个丫头应该是白羊座的。

     此时诸葛均在林中小亭闲坐,也没有手机可以玩,只能闭目养神,在系统中摸索,毕竟虽然合身了神机之主,但是却还要继续磨合才是。

     “叮铃,叮铃。不知先生这么急找我前来是为何事?”

     诸葛均见甘宁这货都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城外赶来了,而余双儿还没到,便打算派人催促,那手下人心底里是有些畏惧余双儿的,暗叫倒霉之后刚要离去,却见一眉宇间透漏几分鹰猎之气的曼妙女子从石桥小径走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余双儿,一时间有些难以消化。

     “鸡毛贼?你怎会在此!”余双儿见林中除了诸葛均,还有服侍左右的侍卫,竟连甘宁也在此处,便讶异道。

     “灵狐先生邀我前来说有要事相商,我怎的不能在此处?不过,夜叉,这身打扮可有失你的身份了吧,而且这天寒地冻的,这香肩裸露,也不怕冻坏了身子,哈哈!”

     “你这鸡毛贼,叫我什么呢!老娘的身子骨结实得很,还不用你来担心!看鞭!”此时余双儿因身着华丽,行动有所不便,被甘宁笑话着,所以手中的月翼鞭并打不到甘宁,然而一旁的侍从却躲得远远的,他们在船上可是见过这鞭子的恐怖之处,生怕受到误伤。

     “好了,兴霸,你别闹双儿了。”

     甘宁闻声,对余双儿做了个鬼脸,便停了下来,而余双儿不解恨的趁其不备最终还是抽了他一下。

     “哎呦喂!你这臭婆娘讨打!”

     “你活该!”

     诸葛均有些头大,两人见面就掐不是头一回了,一般来讲自己一句话双方都就停下嬉闹了,今天余双儿却十分反常。

     “双儿!”

     诸葛均一声怒吼,余双儿和甘宁都被吓了一跳,他们俩可从来没见过诸葛均过火,余双儿冷哼一声,看向诸葛均的眼神中却泫然若泣。

     甘宁哪曾见得余双儿哭过,一时间也乱了分寸,以为是自己把她惹哭了,有些手足无措,虽有道歉的意思,嘴上却不听使唤,说道:“我不过是看你今天打扮有些怪异,哪知道你堂堂夜叉也会被我一小小的鸡毛贼惹得落下泪来,可真是抱歉。”

     “你闭嘴!”

     甘宁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被一女子这么吆喝,却也心中有气,冷哼一声互不理睬。

     诸葛均无奈,只好将自己的大氅解下,为余双儿披在肩上,毕竟这天气寒冷,真若冻坏了,会落下病根的。

     余双儿见诸葛均解衣为自己挡寒,还是不忍,于是原本含在眼中的泪水纷纷滑落,又将身上的大氅解下,想披给诸葛均。

     诸葛均轻言细语地拒绝,与余双儿双手相碰,感受着温度,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为什么想到了曾在系统中关于余双儿的那一幕,竟有些意乱情迷,作势就要亲吻下去,而余双儿更是被诸葛均急促的呼吸弄得不知所措,脸色羞红,干脆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幸福的降临。

     “咳!我说,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你们注意点影响,这里还有活物呢。”

     甘宁的一句话一下子打破了这美好的瞬间,诸葛均有些尴尬的为余双儿披上大氅后转身走向亭中,余双儿面带红霞的见诸葛均转过身去,便对甘宁怒目而视,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甘宁见状有些怕怕,不敢多言。

     诸葛均淡定之后,将二人叫至亭中,接着说道:“今日将你们叫到亭中,是有任务交给你们。”说完,只见他大手一挥,桌上出现了一小叠纸张,上面还写着字。

     甘宁和余双儿纷纷拿起观看,余双儿倒是看得懂,甘宁却并不能将纸上所写之字全部识得,于是显得有些烦躁。

     “先生,你有什么事讲出来便是,何必弄些字句文章,宁识不得如此多的字。”

     “不识字也好意思说出来。”余双儿补了一刀。

     “我实话实说,哪像你,夜叉抹红妆,装母夜叉。”甘宁也不甘示弱。

     “你!”

     诸葛均见二人又要吵起来,立马转移话题说道:“这是广告的单页。”

     “广告?广告是什么?编号又是什么?”

     “广告便是广而告之的意思。我本打算在这两日选一女子作为‘驻貌美颜粉’的形象代言人,然后在半月之后,也就是新春之日,在咱们宅里进行一场拍卖诗酒会,名字我都取好了,就叫‘雅诗兰黛’。不过嘛,我看这人选应该不需要再选了,就咱们双儿完全可以担当此任!你们的任务就是将这些广告放到城中。”

     甘宁可听不明白,反正任务就是把东西放出去就好了,而余双儿尽管不懂什么叫形象代言人,但是通过诸葛均的描述,应该是好事,于是也高兴起来。

     ps:今天心情很好,哈哈哈,所以特地求推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