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荼毒
    第二十章荼毒

     却说曹操得许攸之计火烧乌巢,袁绍大怒之下,将耳鼻、手足尽落的淳于琼下令斩杀,又有郭图使计将张郃与高览两名大将离间投往曹营,一时间袁军上下人心惶惶。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袁军这边连番亏损,军心不稳,而曹军得许攸相谋,连夜引兵三路前往欲劫袁绍兵寨,两军相遇,混战直至天明后各自收兵,双方虽各有亏损,然曹军攻其不备,袁绍军马又折其大半。

     得曹军大败袁绍之信,曹操手下谋主荀攸又献疑兵之计与曹操,谎称曹军将使人马分别前往取酸枣,攻邺郡、再一路兵马夺黎阳,以分袁绍之兵。

     曹孟德深以为然,用其计将此言暗自宣扬,袁绍透过曹军中的眼线得知此事,果然相信,急遣五万兵由袁谭带领相救邺郡,再派辛明率五万兵马前往黎阳。

     曹操探知袁绍上当,待得袁军兵马离去,便分大队军马,八路齐出,直冲袁绍本营。袁绍军前有失良折将,后又因中计分兵,一时间两军对垒,斗志全无。四散奔走者有之,反投曹军者有之,于是大溃。袁绍携幼子袁尚在张辽、许褚、徐晃、于禁四人的追赶下奔走不迭,终将所带图书车仗、金帛全数丢弃,渡河而逃,去了黎阳方向。

     却说荆襄水上,诸葛均见甘宁受了重伤,便面无好色地对着始作俑者的天泽帮下了要挟:

     “哼,伤了我的人,这就想走了?”

     “你是谁,竟如此大言不惭,我天泽帮的兄弟想走还没有谁能留得下,今日若不是看在夜罗刹与锦帆主的面子上,定要宰了你这瓜娃子!”陈九此时双眼已瞎,强忍住疼痛,听闻此言,先是一愣,仔细一想却并不识得如此年轻的声音,便询问四周,得手下回答,知道是一个年轻书生,便嚣张起来。

     甘宁这一路知道诸葛均的本事,加上之前余双儿说手中灵鞭为诸葛均所赐,当听到诸葛均称之为自己人的时候,心下一热,便生了相护之心,挺身怒吼着就要朝陈九杀去,奈何力竭,身上也早已负伤,一个趔趄却要倒下,接着被余双儿扶助,才稳住身形。

     此时场上阵型有些奇妙,一方是徐庶托着被寒江水冻得瑟瑟抖却脸色阴沉的诸葛均,一方是余双儿扶着身负重伤却一脸怒容的甘宁与幸存的少数锦帆之人,对面是一大票天泽贼人相拥的瞎眼陈九,再就是离这里还有些距离的被几名官兵护住的持剑官员。一时间江风冷清,气氛凌冽。

     “哈哈哈,甘兴霸啊甘兴霸,我说给你面子那是客气,没想到你竟还当真了。要知道我天泽帮在襄阳一带混的时候,你锦帆帮还不知道在哪条河里抓鱼呢,如今你自身难保,还想逞英雄?老子告诉你,就算夜罗刹与君子剑都在这也别想留住我天泽帮!”陈九口中所说的君子剑便是徐庶的江湖名号。

     徐庶闻言,冷笑一声,说道:“哦?是么?君子剑在此想领教一下陈帮主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不知君子剑也在此处,失敬,失敬!只是此事乃是我天泽帮与锦帆众之事,还请夜罗刹与君子剑两位不要插手为好。”陈九闻言后脸色大变,不过须臾间便镇定下来,倒也算是个人物,但言语间却有些气短。

     “陈帮主所言差矣,某不是插手,只是方才你侮辱我主,言语间极为不敬,我不过行护卫之事罢了。”徐庶解释道。

     余双儿可不像徐庶的君子剑,凡是都得占个理。她可是一言不合就执鞭相向的,正因为其毒辣的鞭法与火爆的脾气,再加上之前丑陋的模样,才会有了夜罗刹的称号。

     如今虽然疤痕已除,但性子难改,直接叫到:“兄长何必与他废话,既然先生愠怒,便将这些贼人尽皆留下,看他猖狂到几时!”

     陈九闻言,便知道今日是占不了好了,为占先机,便将手下天泽众人派上阵去,而他却想浑水摸鱼逃出去。

     “元直不必管我,那瞎了眼的贼人要逃,快去击杀!”诸葛均一边说着,一边从系统中换出药草,前往甘宁处。

     天泽贼人人多势众,瞬间便将余双儿湮没,只见几柄长刀棍棒将要近身之时,余双儿以鞭缠身,月翼鞭在余双儿的四周上下舞动,道道紫芒从中飞射而出,直射向周围的天泽贼人。

     那天泽贼人身上并无兵甲相护,只见紫芒化作根根银针顺利刺入贼人身体之内,在银针扎入的地方如同被什么东西啃噬了一般,瞬间生出脓疮。

     中招的天泽贼人尽皆翻滚在地,哀嚎满江,只见从脓疮中生出了虫蛹般的东西吸食着血肉,紧接着虫蛹破裂,一双双瑰丽的紫色翅膀伸展而出,化作蝴蝶盘旋飞舞向月翼鞭,刹一触碰,便散为淡淡紫芒消失在鞭子之上。

     别说天泽贼人害怕,当蝴蝶飞向自己的时候,余双儿也是被吓得不轻,当看到蝴蝶消失之后,终于放下心来。

     而一旁观战的诸葛均更是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商城给的灵宝竟如此逆天,这蝴蝶虽美,却是吸食人之血肉而生,那些中招的天泽贼人早就死翘翘了,哪还有人敢再招惹这个女罗刹,纷纷丢弃手中的兵器跪地求饶。

     另一边瞎了眼的陈九同时也被手下抛弃,直接交给了徐庶,徐庶并未伤其毫毛,想要交给诸葛均落,却不知那陈九十分阴险,袖中藏着猝了毒的匕,想要捅向徐庶,徐庶大惊之下以剑相对,虽并未伤及要害,却被划破了手臂,那陈九吃了一剑后落下水去,再加上双眼失明,恐怕是活不成了,徐庶中毒,却也没讨得了好。

     “徐庶有负先生之托,还请责罚。”说完,便昏了过去。

     “敢问先生可是灵狐?”此时那被官兵护住的官员见贼已死,其他贼人尽皆投降,便朝向诸葛均走来问话,之前他可是听到甘宁小声嘀咕说起“灵狐先生”四个字。

     现在甘宁受伤力竭,徐庶中毒未醒,又有刚投降的天泽众人人心未定,诸葛均此时正忙着捯饬手中的药草救人为上,哪还抽得出空来理会他。

     而余双儿见徐庶中毒昏迷,焦急不定,只能寄希望与诸葛均,见那官员走来,便双手持鞭,心生警惕地抬头问道:

     “你是谁?别过来!”

     每日一例:求推荐,求打赏,求收藏!

     ps:本章后有彩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