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请卧龙出山未竟-赴任路遇劫江-贼
    第十三章请卧龙出山未竟,赴任路遇劫****(求推荐!)

     襄阳城外,隆中草庐。

     这几日卧龙岗上往来宾客众多,从清流名士到大商贾人,只因听闻灵狐先生不久将出任江夏,特来拜别,同是交好,士林中人为的是诸葛亮的才名以及交情,而商贾之人为的当然是诸葛均那声动荆州的“驻貌美颜粉”。

     整个荆州除了灵狐先生之嫂手中有一份这样的宝贝,再就是那刘表之妻蔡氏手上那份,当然,他们不会知道余双儿其实也有一份。

     于是乎,诸葛均与蔡氏一族的关系自然被这些想要投机牟利的商贾看中,一批又一批的金银细软让诸葛均收到麻木。但是正所谓有得就有失,诸葛均“以粉买官”的消息不胫而走,就连司马徽这老家伙都轻叹一句自己当时看错了人,更遑论其他的士林中人是怎么看待诸葛均的了。

     今日本该是为诸葛均送行的辞行之家宴,然而除了诸葛均、诸葛亮兄弟二人之外,还有一个不之客,那便是徐庶。

     而宴席之上,没有相聚之欢声,亦没有即将离别的伤情,只是一片庄重与肃穆。

     诸葛亮端起身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口。

     诸葛均见诸葛亮不说话,看了一眼徐庶,只见徐庶低了头。

     这一幕被诸葛亮尽收眼中,只见他放下酒杯,说道:“贤弟之志我早已明了,虽不知贤弟使了什么法子,能这么快将元直说服,却也在为兄的意料之中,那****与元直谋划前程,却不想也将自己牵扯其中,只是为兄之意在这卧龙岗上,你二人不必再劝了。”

     “兄长,莫欺我等,我与元直一个为汝骨肉至亲,一个是汝相交挚友,兄长志在高远我二人怎会不知,今日却言意在隐居此地,不欲出山,莫不是兄长瞧不上均?”

     徐庶也在一旁劝说道:“孔明之才如若皓月之辉,庶之才不过荧光流火,若有孔明相随,则无忧矣!况孔明与我主一母同胞,难道真舍得将我主一人置于乱世之中吗?”

     “呵呵,元直过谦了,你我之才不分上下,吾将舍弟荐于你,有你从旁辅佐,我甚安心,又何谈将机志一人至于乱世?”诸葛亮轻笑着说道。

     自从霸占了诸葛均这具躯体,自己除了想方设法的在这乱世之中脱颖而出,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一世的许多人情世故。不论是为黄月英改善肌肤问题,还是在得知余双儿与徐庶的关系后为其祛疤,再或者是将徐母和余双儿从蔡氏的手中救下,甚至将宝物奉于蔡氏换得官职,这一切的一切其实并不源于情谊,而只是诸葛均为自己的前途与利益的谋求。

     原来诸葛亮早就为自己谋划了许久,并已将徐庶推荐给自己,而自己却还在为了一己私欲,想要利用诸葛均的身份以及卧龙徐庶之间的友谊做什么文章。

     诸葛均心中好像有一根线隐隐被撩拨着,有感动,也有愧疚,这种复杂的情绪源于人心,也于骨血。

     “我愿与兄长共荣辱,同生死,只愿兄长出山助我,若他日事成,我愿与兄长共览天下!”

     这句话听着冠冕堂皇,却是诸葛均此时的肺腑之言,而诸葛均的诚恳语气确实也令诸葛亮和一旁的徐庶有些动容。

     诸葛亮再次举起酒盏,眯了眯眼睛,接着一饮而尽,而诸葛均只静静的望着诸葛亮,呼吸都放的极慢,生怕听不到他的回应。

     “机志,你可记得草堂中门书以何字?”诸葛亮还是没有回答诸葛均的请求,将手中的杯盏置于桌上,却说道。

     诸葛均愣了愣,却马上反应过来,答道:“均记得,门上联曰‘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此不是兄长所书吗?兄长为何问此书于我?”

     只见诸葛亮轻叹一声,说道:“贤弟错了,此书并非由我所写,而是叔父之遗墨。本是欲留于你的。”

     “留于我?”诸葛均有些疑惑。

     诸葛亮看了徐庶一眼,徐庶会意,想要离去,却被诸葛均拉住,又坐了回来。

     “元直既已投效,便是在此听了也无妨。”

     诸葛亮见诸葛均对徐庶信任有加,倒也欣慰不少,点头说道:“叔父携全家来此投奔刘表,实是无奈之举,贤弟知道,叔父在官场失意流离,于是客居此地,而叔父心灰意冷,为护你我周全,便临终前嘱托刘荆州照顾我等,更是言官场人心险恶,步步惊心,若非你我有追名逐利之心,则此生最好不要踏上仕途。所以大兄虽前往江东谋求出路,却也只是隐居。”

     “可是我听说大兄已然出仕,如今事于江东孙仲谋处,而且兄长为何说此联是留于我的?”

     “自叔父仙逝之后,我与大兄书信往来,大兄便与我计较筹谋,言三人之中属你年纪最幼,性安稳顺从。为诸葛氏谋,属意让你留于隆中,作为退路,而我与大兄则静观其变,各待时机。我与大兄虽有计策,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乱世之中更是不能轻易定论成败,若是我与大兄之中一人有成,那便罢了,若一事无成,你便是我与大兄的最后的希望与退路。”

     “所以兄长的意思是,愿叔父的遗墨时常作为惊醒,以安吾心是吗?”

     “若是放在之前,就算为兄不说此联之事,依你的性子,我也放得下心下得山去。可如今不同,此联非是惊醒与你,而是为提醒为兄了。”

     “可是......”诸葛均想不明白,仍想再劝,却见诸葛亮叹了一声说道:

     “为兄如今知汝有太平天下之志,虽不能常伴你左右,但有元直足矣。贤弟不必再相劝,如今大兄已然出仕,而你也有心踏入乱世,为家族计,只能留我相守了。”

     诸葛均最终还是没能说动诸葛亮出山,但是他并不遗憾,因为这场临行之宴让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里的亲情,也敲开了自己那层厚厚的壳。

     也许诸葛亮的关爱是对原本的诸葛均而言,可是自己的到来早就产生了异数,既然那个诸葛亮口中安稳顺从的诸葛均已经死了,而自己又代替他承受了属于他的那份亲情与关心,那就由自己来承担那份原本他需要担当的责任吧。

     翌日一早,诸葛均与徐庶便得车马相送行至渡口。

     “贤弟此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此去路途遥远,不知会有什么凶险,这个还你,好做防身之用。”离别时分,黄月英有些惋惜,只见她递出一裹麻布,打开一看,正是之前从诸葛均那里要去的“木刺枪”。

     诸葛均见黄月英终于解除了对自己的隔阂,于是说道:“我有元直与双儿相护,这枪嫂嫂留着用便是,对了,那乌散嫂嫂可记得用,我给嫂嫂又留了一些,是徐家婆婆用剩下的,你可别嫌弃。”

     黄月英点了点头,却还是将木刺枪塞给了诸葛均,只见诸葛亮从旁笑着说道:“机志收下就是,这东西我们用不习惯,你嫂嫂已经研究过了,把普通的弩改了一改,你看,这就是她改完的。”

     只见诸葛亮手中拿出一把小弩,此弩不似寻常,只见其后有一约一掌高的弩匣,上方还有一可向后拉动的木框,只见诸葛亮向后一扯,弩匣中的弩箭便落到射槽中,接着一抬手,弩箭在弓弦的作用力下径直射出去,一箭钉在木桩之中。

     一旁的童子见到弩箭刺进了木桩,连连叫好,说道:“小先生,你看先生这诸葛连弩厉害吧。”

     “诸葛连弩?”

     “是啊,先生说了,这弩是由小先生的兵器改来的,能连续射弩箭,便叫做诸葛连弩。”

     诸葛均一阵头大,他头一回听闻诸葛连弩是这么来的,不过也好,有此一事,倒也将离别的氛围驱散了不少。

     告别了诸葛亮和黄月英还有小童,诸葛均带着徐庶、余双儿以及徐氏一同上了一艘船。

     这艘船是一韩姓商贾的小型商船,正要顺水去往南郡,听说灵狐先生今日启程赴任江夏,便招呼着诸葛均一行人上了自己的商船,相约送至夏口,再折道逆流行往南郡。

     期间徐氏(徐老太)对这个韩姓商贾赞不绝口,道是这人是个厚道之人,不仅相送,顿顿粮食不说丰盛,却也是管饱的。

     原本诸葛均还寻思这人如同其他商贾一般,是奔着自己的“驻貌美颜粉”来的,对其热情稍有戒心,却不想过了两日之久,人非但半分不提驻貌美颜粉之事,热情却依然不减,由此诸葛均便放下戒心,与这商贩有了好感,时常与他攀谈。

     “大人,这两日的颠簸可还受得了?再行半日便是到了麦城了,若是顺利,今晚便可住进城中去了。”

     诸葛均见商贾刚说完话却面色大变,顺着商贾目光看去,只见前方出现几排竹筏,筏上分别站着两三人。

     “怎么了?”诸葛均问道。

     “遭了,大人,咱们的船恐怕被劫****盯上了!大人你看!”

     果不其然,除了前方的几排竹筏之外,商船两侧远处不知何时多出许多小舟,而在后方,一艘稍大些的船只紧跟其后......

     【扣扣群已建立,喜欢本书的可以加群:146842887,本作者均求推荐求打赏,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