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鲁肃入狱
    第三十九章鲁肃入狱

     诸葛均这边还在寻找着余双儿,却不知自家府中也是事事不断。

     却说鲁肃一方面是担心诸葛均一行人的安危,一方面也是为了江东着想,欲损探查并耗城中之兵力,便前往太守府将诸葛均之事禀报上去。

     然黄祖因截得江东来信,知此间城中有江东奸细,恰巧听闻有人上报,请求出兵。黄祖疑其有异,于是命人将其带上堂前,一番追问之下,鲁肃却并不言自己姓名,只道自己是诸葛均的门客,自一品阁中归来之后,便听闻余双儿之变故,诸葛均已带人前去营救,希望黄祖能派人前去搭救。

     而黄祖之子黄射之前曾前往一品阁观摩厨艺比拼,识得此人是与诸葛均一起的,黄祖闻言,疑虑消减不少,却还是先安排了属下前往诸葛均的府上确认了一番,知其所言并非虚假,便将他遣送回了诸葛均的府上。

     “此间可是诸葛府?”说话之人便是曹操派来“解救”刘晔的使者,那使者寻访驿馆未果,便一路打听来到了诸葛均的府上。

     刚从黄祖那边逃出生天的鲁肃此时还心有余悸,两脚还没站稳,却听闻身后有人问话,把他吓了一跳,好不容易定了定神,见其打扮绝非泛泛之辈,便答道:“此间正是诸葛府,不知阁下前来有何贵干?”

     “我奉当今天子诏书,由曹公派遣前来寻刘子扬为其加官,不知刘子扬可在?”

     鲁肃投奔东吴之前便与刘子扬为挚友,但却并未听闻刘子扬与诸葛均有过往来,便问道:“使者来寻刘子扬,何故到诸葛机志的府上?”

     那使者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说出此间缘由,于是编了个理由说道:“刘子扬与灵狐先生相交甚厚,值年前曾与曹公言欲往荆州拜访故人,吾便寻至此处。”

     那使者虽隐瞒了前来撬墙角的事情,但是鲁肃哪里猜不出来其中端倪,毕竟年前曹操与袁绍在官渡大战,曹操怎会无缘无故将刘子扬放出来探访故人,恐怕探访是假,劝募才是真。

     “连子扬劝说都空手而回,难怪我等如何暗示明说也都不管用。之前此子曾言北方不久便会一统,该不是目光短浅之辈,既甘心留于荆州做一小吏,尽皆不附,怕是有所图谋。”鲁肃暗忖道,却并猜不出诸葛均图谋的是什么。

     鲁肃看了看眼前的使者,说道:“使者怕是白来一趟了,此间不仅刘子扬不在,诸葛机志亦是不在。”

     那使者闻言,以为诸葛均被那刘晔劝募成功了,心下一喜,却见一女子掩面而来。

     “那个,灵狐先生可在?”来人正是一品阁的厨娘,文雉。

     鲁肃自然认得,便答道:“文姑娘来的不是时候,灵狐先生去了西山还未归来,在下也是去了太守那里一趟回来不久,不知姑娘有何事?”

     文雉刚要答话,却见那使者慌忙问道:“阁下不是说那子扬与灵狐先生尽皆不在吗,为何这位姑娘来此寻灵狐先生?”

     鲁肃闻言,笑了笑说道:“使者所言不差,某是说了子扬与机志皆不在此处,机志为救双儿姑娘去了西山尚未归来,而子扬某自从来了此处,便从未见过。”

     那使者听闻,满脸尽是失落,鲁肃将其拜别,便送了出去。

     文雉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见那人离去,也不多问,只说到:“灵狐先生答应的明日之事,可小女子并不会那饺子的制法,此事已近戌时......”

     鲁肃听闻,明白文雉是在担忧什么,于是劝其先在府上停留,等诸葛均一行人回来。

     却说余双儿谨记那天师叮嘱,借迷蒙夜色一路向东潜行,出了山间村郭,却望见浩浩汤汤的一群人正持着火把沿山道而下,以为是那贼人手下,便躲在巨木之后观望。

     “叮铃,叮铃~”

     一阵阵清脆的铃铛之声回响在山间小道之中,余双儿定睛看去,见其中有头扎雀羽,身着华服之人,再加上那再熟悉不过的铃铛之音,当下断定来人并非是那贼人手下,而是锦帆众人,而那张令自己又爱又恨的面庞正掩映在火光之下,面带愁容。

     “你们几个,且随我先去前方探查一番。”凌统随手点了几个人说道,而他刚要行动,却被陆逊拦了下来:

     “公绩莫急,那双儿姑娘还未有着落,依兴霸的情况看来,双儿姑娘怕是已然落到对方手中,若是打草惊蛇,难免不会为其招致灾祸。”

     “那该如何是好?”

     “不若我等先行伏于林中,待得入了夜,趁着灯火俱灭,再做行动。”

     诸葛均见两人议论起来,可他心下本就不安,此时听陆逊说还要再等,便着急道:“等不了了,双儿若是落了贼人手中,多一分时间便多一分危险,不若就这样冲将进去,我等人数众多,定要将双儿抢出来才行。”

     原本躲在树后的余双儿还对诸葛均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此时见这个男子如此忧心,顿时所有的不快都抛之脑后,感动之余,便站了出来。

     “机志!”

     诸葛均已准备调动人马动身,却见余双儿从树后冲了出来,惊愕之后,自然欣喜地跑了过去,火光之下仔细打量,却见此时的余双儿狼狈不堪。

     “双儿,你怎会弄成这样?”

     “我没事,看见你在我就没事了。”

     诸葛均将余双儿揽在怀中,万分心疼,而身后的陆逊见两人缠绵,劝说道:“机志,此间双儿姑娘既然无恙,我等还是速速离开吧。”

     “哼,将我的双儿欺负成这般模样,哪能如此便宜了这些贼人!”

     陆逊见诸葛均有些誓不罢休的意味,只好无奈看向余双儿,而余双儿也说道:“我那月翼鞭被那贼人夺走了,非得抢回来不可!”

     那鞭子可是诸葛均赠给自己的神兵,若不是此番被掳来,她还不知道这鞭子有护主的功效,哪能轻易易于他人。

     “对了,双儿可知兴霸为何会痴痴颠颠?”

     余双儿见诸葛均问及此事,便解释道:“那贼人喂了我俩符水,喝了符水之后,兴霸便成了那个样子。”

     “那为何你没有事?”

     余双儿抬了抬自己的胳膊,说道:“是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出的奇怪印记,喝完那符水,只觉得这印记处发烫,在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

     诸葛均看了看余双儿伸出的右臂,那手臂上便是自己之前曾在系统中看过的红色尖刀印记,顿时恍然大悟。

     “对了,我被那贼人囚在地牢中,是一自称天师的高人帮我逃离出来的,他说待我寻得了变数之人,则派人救他,他说他有能够使那贼人应劫之法。”

     “高人?”诸葛均闻言看向陆逊,陆逊点了点头,诸葛均见陆逊示意,不疑有他,便命凌统率其队随余双儿沿小路前往营救,而他与陆逊则率剩余的近五百人则打算从正面潜入村郭。

     这村郭名为桃花,虽占地面积极广,但因建于山坳之中,并无城墙,农间小屋多则多矣,却显得毫无秩序,而依山而建的一座如同小城一般的坞,名为桃花坞,比城略小,比堡略大。

     不知为何,这里的山民比之一般的百姓要勇猛许多,见了诸葛均一行人不仅不惧,反而拿着五花八门的工具欲要将其打退出去。

     诸葛均本不欲伤这些无辜百姓,奈何这些百姓如此仇视自己,诸葛均倒也罢了,可锦帆众与天泽帮人都是闯荡江湖的汉子,说不好听点,都是烧杀抢掠的贼人,从来都是他们打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打他们,尽管锦帆众在饺子村受了爱戴,脾气收敛许多,可这里不是饺子村,这些山民也不是善茬,这群汉子被打出了火气,抡起大刀便砍。

     就算是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因为系统的原因,诸葛均也有了65的战力,虽比不上高级武将,但是对付这些山民还是绰绰有余。

     “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在朕的领地作乱杀人?还不快快缴械投降,朕或可留你等一条狗命!”

     忽的一声怒喊,只见那满脸横肉的大汉率了许多人马出了桃花坞,是诸葛均手下的近六倍之数。

     “是圣君!”

     “圣君来了,我等有救了!”

     原本还在打杀的山民呼啦的跪倒在地,嚎啕着,哭喊着,跟见了亲爹一样,诸葛均却没想到,这三国乱世竟真有人不自量力占个地盘就敢自称皇帝。

     却说诸葛均这边遇上了那自封的“大道圣君”,而黄祖派出的人马来到西山,除了一座空荡荡的营寨之外并无其他发现,只好空手而归。

     而还在府上苦等诸葛均归来的文雉此时满心惊惧,原因无二,只因为突然来了许多官兵闯进府中,将鲁肃抓走了。

     原是那黄祖本就对鲁肃疑心未去,待得派人前往西山营救未果后,便遣人探查鲁肃底细。虽不能证明其身份,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此人非是荆州之人,于是便派了苏飞带人前去诸葛均的府上捉拿,而鲁肃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便被黄祖派来的人马直接抓走,审问之下更是只字不提,黄祖见其不语疑心更甚,一怒之下便将其投入狱中,待诸葛均归来之后一并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