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天师石光
    第四十章天师石光

     不得不说封建社会的阶级之分能量异常强大,就连眼前一个土皇帝随便吼两嗓子,当地的山民无不跪地叩拜,而立在当场的诸葛均一行人全然成了众矢之的。

     “大胆刁民,见了大道圣君还不速速跪拜!”那肥头汉子身边一人狐假虎威道。

     “哈哈,当今虽逢乱世,我却竟不知连猪都能称王称帝了,我看你还是赶紧滚回圈里呆着吧,免得让杀肉的屠户见了将你大卸八块,砍了换钱去!”

     诸葛均说完,身后的汉子尽皆跟着嘲笑起来,那大汉恼怒万分,而他身边之人却喊道:“你这缺德小贼,竟敢对圣君如此说话,看来你这条小命是不想要了!”

     “我看你才缺德,tmd跟猪混在一起的不是苍蝇就是蛆,一张嘴净是粪味。”

     “你你你!!圣君,你要替微臣做主啊!”

     “哼,胡言乱语之徒,来人呐,给朕把这不知死活的小贼抓起来,朕要将他千刀万剐!”

     那肥头汉子说完,命令身边一干装备着刀戟的两千兵士,纷纷攻向诸葛均等人,而身边的普通百姓更是加入了这场战斗,一时间,诸葛均剩余的五百人瞬间被湮没在人海中,场面异常混乱。

     此时两方人马战在一起,昏天黑地,已有不少天泽帮人被杀或身受重伤,而锦帆众人也是受伤多人。

     “快将灵狐先生护住,我等聚集起来,移步山道之上!”

     陆逊见敌方人多势众,自己这方虽有锦帆众人,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装备也是精良,只怕自己这边支撑不了太久,便一边将手中的剑从敌人身上拔出,一边指挥着准备后撤。

     “哼,想的倒是不错,可惜尔等已经惹怒了朕,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等分兵两队,速从两面包抄至后方,截断贼人退路!”那肥头大汉见对方虽然以少敌多,战力不凡,但到了此时却也是死伤无数,此时听闻陆逊下令结队后撤,便知对方已然是强弩之末,那肥头大汉被诸葛均多次羞辱,焉能将其放过,于是吩咐剩余的千人分成两队从左右进行包抄,势必要将那侮辱自己的小贼留在这里。

     “圣君你看,这些人已是瓮中之鳖了,哈哈哈。”

     “哼哼,敢跟朕叫板,待朕将那小子捉住后定要喂他符水,再把他丢在猪圈,让他日日与那畜生交合,叫他生不如死!”

     “嘿嘿嘿,圣君果真智计无双,威武不凡,啊!”

     那肥头大汉身边之人想到那幅画面后,淫笑着谄媚道,话还没说完,只觉身后一凉,接着一柄利刃直接插在了此人后背,登时便疼的晕厥过去。

     那大汉见有人行刺,吓得哇哇乱叫,接着便看见从那坞中冲将出来一群披头散发的女子,不是之前曾与自己饮酒作乐的那群脂粉又是何人!

     只见他们此时疯疯癫癫地冲着自己奔来,那大汉却也毫不留情面,几刀下去,便结果了那些女子,而原本还在与诸葛均等人作战的一干人马见状,便也放弃追赶,急忙回来“护驾”。

     “天师!朕待你不薄,何故背叛与我!”那大汉恼羞成怒,漫无目的地高喊着。

     “哼,贼佞之徒,我若不是大意遭了你的毒手,岂会甘心侍奉与你,又何来背叛之说,汝不听吾之言,反将我囚于牢中,如今天兵已至,今日便是你的劫数,你便是插翅也难逃此劫了!”一道声音从桃花坞中传出,由远及近,飘飘渺渺,却并未见到人影,而那百姓听到这道声音后,瞬间伏跪于地,虔诚之意比见了那肥头汉子更甚三分,连看向诸葛均等人的眼神也变了,而原本护卫在肥头汉子身边的兵卒,也是愣在当场。

     “哼,装神弄鬼,那妖道必然藏身于坞中,你等速去抓捕!”那大汉说道。

     “尔等岂敢冒犯圣道之威,莫不是忘了当初是谁施予符水救了此间乡民了么?”说着,只见天师在余双儿与凌统一干人等的护卫下现身,正与那肥头大汉对峙两方。

     那护卫在肥头汉子左右的士卒见状,不知如何是好,只见其中一人暴起,出手便杀了那踌躇不前的两人,原是那肥头汉子的忠心侍从见此时天师惑乱军心,便先下手为强。

     却不想这一手成了内讧的导火索,原本守卫在那汉子身边的三千士卒分成了两派,一派是那肥头汉子的追随者,皆装备精良,且在军中有些地位。一派则是从乡民中选出的青壮,多是普通兵卒,虽也配备兵器,却无甲衣护身,却胜在人数居多。

     “今番玄兵天降,而圣君不仁,杀我同袍,我等皆受天师恩惠,此时便是报效之时,兄弟们,随我一同杀呀!”只见那兵卒之中一小将高声喝道,众人听闻,气血上涌,便随着小将与自己原本的头领杀了起来。

     “兄弟们,且随我杀了那些身着衣甲之辈,助其一臂之力!”此时诸葛均等人的“天兵”已然与凌统与余双儿汇合,凌统见状,耐不住手痒,便也带了一干人等冲杀进去。

     “你们这是造反!造反!”那大汉见状,怒吼了几句,见讨不了好,便向后而逃,却被突如其来的余双儿拦了下来。

     “狗贼,哪里逃!快将天师的解药交出来!”说着,一鞭子抽向那肥头大汉。

     那大汉一见是余双儿,便说道:“朕就知道是那妖道使了法子将你放了出去,哼,你能找的到你那妖鞭,却找不到解药,知道为什么吗?”

     那大汉说到此处,便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对着余双儿说道:“若是朕将解药交给你,你可能保朕活命?”

     余双儿听闻,答道:“你若是肯交于我,本姑娘自然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你当真以为朕傻么,我活不成,那妖道也别想好好活下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大汉早就有所准备,瞬间便将瓶子里的小药丸尽数吞于腹中。

     却说那大汉的忠心之人不是被杀,便是弃械而降,诸葛均将料理之事交于陆逊后,却见余双儿押着那肥头汉子前来。

     “哈哈哈,你这妖道,朕已将所有解药尽数毁去,你就等着毒发之后前来陪朕吧,哈哈哈哈!”那汉子见了天师,满目狰狞地说道。

     只见那天师闻言,亦是恶毒地看着他,说道:“呵呵,想死,哪得那么容易,你既不留解药与我,我便也叫你痛不欲生!”说完,那天师不知从何处弄出一张符纸。

     那大汉见了符纸,面露惊惧,可还未等他讨饶,符纸便被那天师一把塞进了大汉的口中。

     在诸葛均等人的注视之下,只见那大汉渐渐地神智不清,满口含糊之语,接着从痴痴傻傻的状态变成了状若疯癫,诸葛均一见,便想到了之前甘宁的形状,与其一般无二!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诸葛均刚要开口,只见那天师从身上又取出一张符,说道:“这符名解心咒,将其贴在中了失心符之人的额头处,只消两三个时辰便可恢复神智。”

     诸葛均见识了此人的本事,便不疑有他,将符纸交给了手下之人,命其去那密室为甘宁贴上,接着问道:“敢问天师,那机关密室可是汝一手布置?”

     “正是在下,不过那密室起初只是某落脚之地,非为营寨,那营寨是后来建的。”

     诸葛均闻言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不知天师怎么称呼?”

     “在下石光,曾以师道事于吉仙师,亦得其指点。”